米脂砍杀事件背后的推手是谁/砍人案嫌犯沉迷“吃鸡” 事发前称“去散心”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21 16:36:35

网上一篇文章《米脂惊魂》曝光出了米脂砍杀事件的另外一幕,文章中写到犯罪嫌疑人赵泽伟“近一段时间以来,他都把自己关在家里玩一款名为吃鸡的游戏。这款游戏里,共有100个人跳伞降落到荒岛上,只有最擅长杀人的玩家,才能取得游戏的最终胜利。玩家们把最终胜利称为吃鸡”。 赵泽伟在玩游戏的场景中,最喜欢选择的杀人的地方就是学校和医院。因为他在米脂三中上过几年学,这里的大街小巷都比较熟悉,所以选择了三中。因为巷子比较窄,宽度只有三米,放学拥挤,四周是建筑物,不容易躲避,这也许是他选择在三中做案的原因,其目的是报复社会。

惨案发生的巷子

赵泽伟做案,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在玩“吃鸡”游戏中,他找到网络世界杀人的快感。这款游戏是一款大逃杀类型的游戏,每一局游戏将有100名玩家参与,他们将被投放在绝地岛上,在游戏的开始时所有人都一无所有。玩家需要在岛上收集各种资源,在不断缩小的安全区域内对抗其他玩家,玩家在游戏中能体验到杀人的快感,丛林射击、抢夺战利品等玩法,小心四周埋伏的敌人,尽可能成为最后1个存活的人。基本上所有的吃鸡游戏,都是以“生存”为主,同样的100名玩家,同样的在某一块区域进行厮杀,直至留下最后一名幸存者,而这名幸存者,将会得到最高的荣誉:“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犯罪嫌疑人赵泽伟玩的这款游戏叫《绝地求生》,要最火热的游戏,“吃鸡”网游《绝地求生》一定不能不提一下,这部去年3月份才发行的网络游戏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就取得了2000万的销量,并在业内影响巨大。其核心就是“大逃杀”,而去年时广电总局就表示:“大逃杀”类游戏严重偏离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习惯与道德规范,相关公司虽有做调整,但也仅限于部分文字内容方面,只要“大逃杀”这个核心不变,都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这款游戏也曾经受到央视的批评,此类游戏还有待查看,想要吃鸡的童鞋且行且珍惜哦。

吃鸡游戏是有首富马腾的腾讯公司发明的,《刺激战场》和《全军出击》是腾讯公司的肥肉,玩家通过游戏的模式体验杀人的快感,能满足人的空虚。犯罪嫌疑人赵泽伟因十年前在米脂三中被人欺负过,为了报仇,终于把网络游戏中的杀人模式搬到了现实中。427日下午放学仅仅的一刹那的功夫19名学生被杀,这种杀人模式与网络游戏中的模式相似。

曾几何时把网络游戏包装成网络经济,这些年来成为了重要的经济增长点,用赵本山的话来说“换了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网络游戏危害着亿万青少年,米脂砍杀事件,网络游戏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牺牲社会道德。成就了马首富却牺牲了牺牲亿万青少年的利益。最近十年,各地唯GDP马首是瞻。只要经济发展了,什么都是好的;只要GDP上去了,就能升官发财。为了追求GDP,使网络游戏突飞猛进的发展,网络游戏成为了网络经济最重要的盈利点,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用其极,杀鸡取卵、涸泽而渔。

作者:东方战略评论员


米脂砍人案嫌犯沉迷“吃鸡” 事发前称“去散心”

原标题:米脂惊魂

同一时间,李朗也感觉到了混乱。他没有立刻看到凶手,只是发现学生们疯了一样地涌进了他的小卖部,哭着喊着,直到把约20平米的小卖部塞满。李朗意识到大事不妙,“我当时以为是哪里爆炸了,我挤出店外一看,坡上躺着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坡下面还躺着5个学生”。

文| 易方兴

4月27日下午6点05分,米脂县第三中学的张扬(化名)放学了。整所学校2000多名初中学生都在这个时间点陆续离校回家。

他今年初一,13岁,是个腼腆的男生。他的外公说,他只有吃东西的时候“才显得豪迈”。他最喜欢吃的是羊肉。马上就到五一假期,外公买了10斤羊肉,打算做炒羊肉和羊肉汤给外孙吃。这天6点05分时,外公正在家里切辣椒。

几十年来,米脂三中的学生放学,都要经过校门口的那条长约200米的小巷。按照当地的记载,清康熙十三年,这条名为“城隍庙巷”的古巷就已经存在,并且保存至今。作为历史的印记,它充满了年代感。作为米脂三中2000多名学生放学的必经之路,它并不宽敞。

当地称之为“城隍庙巷”  图/ 易方兴

往常,学生从学校门口穿过小巷,需要5分钟。

但在4月27日这一天,5分钟显得太过缓慢,200米的古巷又显得太过漫长。28岁赵泽伟出现在这里,并由下而上,用匕首连续向学生发起袭击。米脂官方公布数据,截至4月29日,这场袭击共造成7女2男共计9名学生死亡,10名学生受伤。

一刀刺入了张扬的腰部。在送入医院抢救时,他的血已经从腰部流到了袜子上。幸运的是,他保住了生命。而他的另一些同学,则永远离开了,生命定格在13岁左右。

1

6点05分,放学后,张扬背起书包尽早走出了校门。如果走得晚一些,学生一多,巷子会更加拥挤。

巷子的地面是由石砖拼接而成,有约30度的斜坡,宽度不到3米。坐落在黄土高原上的米脂三中,位于斜坡的顶端,背后倚靠着名为“凤凰岭”的山岭。由于巷子的石砖地面起伏不平,并有一定坡度,奔跑起来容易摔倒。

惨案发生的巷子。图/ 易方兴

6点05分之前,赵泽伟早已从家出门。按照他母亲的说法,他出门之前跟她打了声招呼,“妈,我出去走走”,而他妈妈则回应,“那你出去散散心吧。”

之所以让他“散心”,是因为赵泽伟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出过家门。他家在米脂县赵家山村。一名熟悉他的村民说,近一段时间以来,他都把自己关在家里玩一款名为“吃鸡”的游戏。这款游戏里,共有100个人跳伞降落到荒岛上,只有最擅长杀人的玩家,才能取得游戏的最终胜利。玩家们把最终胜利称为“吃鸡”。

在米脂县政府部门工作的邱先生说, “他(赵泽伟)在游戏的场景中,最喜欢选择的杀人的地方就是学校和医院。”

他还透露,根据警方的调查,当时赵泽伟携带两把刀,一把是长约一尺的匕首,另一把是弹簧刀,装在裤兜里。

赵泽伟的母亲怎么样也想不到,儿子出去散心的方式,竟然是杀人。

邱先生的女儿也在米脂三中上初一,她女儿和两名女同学结伴回家。同张扬一样,他们汇集在放学回家的初中生人潮中。

2

6点07分左右,张扬沿着巷子往西走,已经走到了巷子中间。

放学是件高兴的事。上学走的是上坡路,而放学走的是下坡路。显然,放学路走得更“轻松”。

再过一天,就是米脂三中学生期盼已久的五一假期。张扬原本打算和父母去看场电影,再好好吃上一顿外公做的羊肉。

巷子中部,有一家“好邻居小超市”,由当地人李朗(化名)一家经营,卖学生最爱吃的小面包、辣条等零食。

6点07分时,李朗打开了两间店门,在店里等待着。学生放学时,也是零食销量最好的时候。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袭击发生后,他的店成了这条难以疏散的小巷子里,仅有的几处“避难所”之一。

此刻,张扬走到了一面两人高的水泥墙附近,再往前走10米,就是李朗的小卖部。水泥墙上刷着“敬业、诚信、友善”的红色标语。在他刚走到“友善”的位置时,前面就骚动起来了。

“有人大喊着杀人了,然后听见了尖叫声。”张扬抬头一看,就在他眼前,一个穿黑衣服的青年人,用手掐住一个女生的脖子,然后一刀捅了进去。在张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一刀,已经刺进了他的腰里。

凶手正是赵泽伟。当天的赵泽伟,理着寸头,穿一件浅色衬衣,外面套一件黑色夹克,牛仔裤旧且破。在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米脂县,赵泽伟的装扮在县城里颇为平常。在他掏出刀捅向学生之前,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赵泽伟图/ 网络

同一时间,李朗也感觉到了混乱。他没有立刻看到凶手,只是发现学生们疯了一样地涌进了他的小卖部,哭着喊着,直到把约20平米的小卖部塞满。李朗意识到大事不妙,“我当时以为是哪里爆炸了,我挤出店外一看,坡上躺着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坡下面还躺着5个学生”。

“娃娃们身下都是血。”李朗说。在学生挤满店铺之后,他和母亲将店门反锁,又拉下了铝合金卷帘门。

被袭击后倒地不起的学生,被当地居民或抱或抬地运出小巷,送上在巷子入口处等待着的但无法驶进狭窄巷内的救护车。

3

下午6点10分,由于不是致命伤,张扬捂着伤口,用尽全力跑到巷子最下方。外公的家就在那儿附近。

但在此刻,一些受伤的学生已经没法站起身了。一个身高1米5左右的女生,是逃进李朗的小卖部里受伤最严重的学生。她一进店门就倒在了地上,李朗的母亲喊儿子:“快打120!110!”

李朗拨电话,但在占线中。“肯定是很多人都在打电话,我当时想警察应该马上就会到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抢救孩子。”

李朗和母亲拿出来一条毯子,垫在那名受伤最重的女生的头下面,但他们慌乱之中又不知该如何给女孩止血。店里的20多个学生一部分在哭,一部分已经吓呆了,手和脚都在发抖。他只能安慰他们说,救护人员肯定马上就到了。

此时,赵泽伟的行凶仍在继续。据后来参与救助的任姓中年妇女回忆,孩子们中刀的部位大都是头颈、胸口等要害部位,很少有胳膊、腿上的划伤,“我自己看着都哭了,究竟得残忍到什么程度,才能对孩子下这种狠手?”

米脂三中学校门口的巷子。图/ 易方兴

让当地居民更为后怕的是,这条200米长的“城隍庙巷”上,不仅有着米脂三中一所学校,还分布有米脂县北街小学和米脂幼儿园,可以说,这是一条当地孩童最为集中的巷子,“但巷子两边并没有警务室”。

6点13分左右,警方拿着防暴盾牌和防暴叉由巷子下头往上奔跑而来,而在另一头,米脂三中的保安队员也冲了出去。两边人马夹击着赵泽伟。

正因为巷子是半封闭的,赵泽伟唯一能逃的地方只有巷子中部,一条往南通往米脂县北街小学的山路。在那条山路上,他终于被抓到了。

4

下午6点30分左右,赵泽伟被两名警察反扣着双手,掐着脖子,从巷子上头走下来。

在被抓的过程中,他的右侧头部被打流血,衣服也被扯开。在经过李朗的小卖部时,那位任姓妇女朝他胸口打了一拳。

“我们恨啊。那个任大娘的孙女也在三中上学,实在是太气愤不过。”李朗说。

13年前,赵泽伟曾经是米脂三中的学生,也曾在放学时走过这条路。

案发后,他的家里空空荡荡的。房子是当地特有的窑洞形的,外墙上贴着白色瓷砖,门上方还挂着“家和万事兴”的横联。

赵泽伟的家,房子在当地装修算中上等。图/ 易方兴

“他给整个村子抹了黑。”一名村民说。

在4月27日这一天,直到晚上8点,米脂三中的学生才完全被家长接走。目睹了凶案的学生,直到父母和警察到来时,依然不能平静,“看到父母来就哭,好多连路都不会走了,让家长给抱回去的”。

根据官方的通报,在4月27日晚11点,死亡学生人数上升到9人,其中7名女生,2名男生,大多在上初一,年龄多在13岁左右。米脂三中是当地最好的初中之一,这些里的学生大多学习刻苦。其中一名死去的女生,常常考年级第一名。

在米脂县这个被称为“貂蝉故里”的地方,它的古老巷道,素来是米脂县对外宣传的名片之一,被称为“陕北历史文化的活化石”。

在米脂三中学生的记忆中,这条“城隍庙巷”与他们的很多回忆连结在一起。比如, “过了北门洞就会很难爬的坡”,以及巷子墙上的表白涂鸦和巷子小卖部里的零食分享。这些回忆原本都是是温暖而美好的,直到这场袭击突然而至。

4月29日,五一假期第一天,腰部中刀的张扬住在医院里,他的父母24小时寸步不敢离开他。

这个初中生说,他再也不想上学了。

本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觉得不错,请点赞↓



扫描关注二维码   

 广告策划:13399255688(微信同号)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