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沧桑多飘零、岁月有情留遗迹——杏埔古迹、民俗传承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5 17:47:05



杏埔远景

鸟瞰杏埔


人间沧桑多飘零、岁月有情留遗迹

              ——记杏埔古迹、民俗传承

                   文、图/洪少霖

 

南安市霞美镇杏埔村,位于海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的起点之一——梁安古港南岸。目前,其人口五千多人,所属村民长年而来以洪姓居多,吕次之,间有周、魏、许、陈等姓散居于此,随时日增长,各姓氏族人友好往来,和谐共处。旧时,杏埔村分为九个角落,分为:银塘、潭墘、草寮、砖仔埕、洪瓦、松脚、九房……今时,杏埔行政村管辖杏埔、过塘、巷头三个自然村落。

  杏埔地下土壤主要为:黑土、赤土(红土),另有泥煤矿产,长500米,宽30-50米,厚0.5-1.5米,系洪积灰色粘土及砂质粘土。有山,名为石磨石。有沙地,名为溪沙铺。

时光荏苒,光阴不曾虚度。在杏埔,历史遗留下的古迹越来越少,能够代表整个杏埔的历史实物大都残败,其中有一部分村民们正逐步将之一一修缮。

 

  一,杏埔洪氏正繁荣

  杏埔洪氏由南宋末繁衍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目前其中有众多村民从事园林绿化工作。

  据村中老人介绍:杏埔洪氏,为洪氏十八世由河南迁至杏埔地界定居。据晋江英林族谱记录:杏埔洪氏源自晋江英林洪氏,由英林洪氏第九代天鸾公传至杏埔,天鸾公即为杏埔洪氏始祖。

  清代,杏埔十二柱六、八房族谱原件昭穆:方开茂学绍隆基,爰定序班笃敬宜,孙谋惟念光祖武,端望標香垂鸿禧。

目前,生活于杏埔的洪氏后人有三千多位,旅居全国各地及海外者约两千多人。

 

  二,村名由来存雅致

  旧时,它被称作王塘境,民国期间它为杏埔保,曾一度归属泉州府(武荣)辖下二十二都。

相传,明朝末期,杏埔境内有一角落名叫:杏花村;解放前,村里自古遗留有一药铺,名叫:杏花堂。改革开放后,行政名便为:杏埔村。

 

  三,古芒果树美名扬

  “延陵的荔枝、杏埔的芒果、沃柄的杨梅,锦堂的松柏……”,在当地流行着这样一段顺口溜。从中可知,杏埔的芒果有着较广较大的知名度。现今,杏埔土楼的背后依然有着数棵数百年历史的芒果树,它们根植在赤(红、黄)土之中,比一般的芒果拥有更多的芳香与甜美。它们的主杆需两、三人才可合抱。传说,其刚削下的果肉掉于沙粒中,不会沾沙,可当药材,能治疗上火等症。

据老人讲述:清朝中期,杏埔后茂山芒果名扬泉州地区,当时土楼旁一棵芒果树可盛产120担,每年盛产期都将果实运到泉州市区交易,在泉州城无人不知杏埔芒果。文革开始后,村民盖房子,将杏埔后茂山夷为平地,芒果树部分被砍掉。

 

杏埔村庙——王公宫

村庙正门(重修前)


  四,气息悠远古村庙

  “王公宫”,为杏埔村村庙。据传,为唐代洪氏十八世从河南迁到杏埔时兴建,其每年农历四月十四日为王公生。当时,杏埔村民皆会至王公宫中祈求王公护佑,并备果合等孝敬王公。当天,古时村民会杀猪宰羊、大办筵席,现时每家每户即会大办宴席招待亲朋。

  自古以来,王公宫内有王公塑像、判官、白马雕塑及墙壁上龙凤、二十四孝、龙凤、仙鹤等众多古朴壁画,它们长年经烟火熏陶,流露浓烈虔诚气息,显得古香古色,但近年已被翻新。




庙中壁画(重修前)

王公宫历史悠久,自始建以来,千年光阴不断叠加,传承着杏埔人的建筑文化与民众信仰,是杏埔人的信仰方向与精神寄托所在,有着厚重的生活气息,具有一定历史价值与意义。

 

  五,有潭通海今不在

  海丝古港,相连大海。古时,海水潮汐可至杏埔。现今的杏埔且保留着“海东”、“海东潭”等相关地名及遗址,其中海东为杏埔与过塘两个自然村交界处,海东潭位于现今杏埔九组。


海东


  王公宫前原有一潭,名曰“宫口潭”。传说,杏埔村中另有一大潭,在公元1730年之前就已存在,近代曾作灌溉、排涝、防火之需。其潭四边旧时栽满柳树,故名“柳枝潭”。

今日的杏埔街仔,古时亦称:杏埔店仔。故老相传,其奠基后,在距店仔50米处挖掘出土方用于建筑材料,于是那儿曾形成洼地,即一水潭,名曰“店仔口潭”,因而杏埔街仔旧称杏埔店仔。


杏埔土楼

 

  六,清代土楼传说多

  走近杏埔村,站在杏埔桥头的一端,放眼望去,可见一座由淡黄色条石筑起的“土楼”。如今的它,除了表面的一堵墙壁之外,其它地方尽显颓败与破落。

  老人讲述,杏埔土楼始建于康熙55年(公元1716年),现已荒废40多年。旧时,土楼前即是溪水便是渡口,对面为石砻山。宋元时期,杏埔渡前海丝商船来往,通向大海。船行于上,下为金溪,即是晋江流域。如雨后多日,天晴之时,阳光明媚,由两岸山上往下,金溪即是金光闪闪,此为名称由来。

  故老相传,土楼为洪氏先祖洪敦友(尊称:三射公)建于清代康熙己亥年(1719年)—庚子年(1720年)。建成后,始作仓库,以存放桂圆干、乌糖之用。三射公过世后,曾有一段时间土楼空置。民国初年,洪万敬将之改建为机械糖部,后被国民党作为田管处,即农民交公粮之仓库。解放后,1949年,当地杏光小学由王公宫迁至土楼,后迁出。继而,丰州公社将之设为粮店仓库。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它为鞋厂、皮具厂。鞋厂倒闭后,渐无人管理,渐成废墟。民间另有传闻:该土楼还曾用于防抗倭寇与土匪,也有人传说它是藏宝所在。

  该土楼占地面积约650多平方米,两层楼总建筑面积约1000平方米,其三百年起着重要作用。土楼墙壁厚度不同方位各达1.3——1.8米,其内部为糖水混凝土压实所制,外部为大型石料,因而十分牢固,可防火。从外部去看,它所采用石料巨大,配有阁楼,走过数百年光阴之后的现今,土楼内部的建筑大都已坍塌,唯有正面石墙保存最为完好。从正面看上去,它有如一堵城墙,淡黄色的花岗岩面链接处十分平整,宛如无隙整体,显得高大。其大门为拱门状,哪怕只剩那一堵墙壁,也不难看出当年工匠手艺之高超。在很长的时间里,那面墙壁上有着许多常绿藤本植物,细细的枝条不密不松在墙面上紧紧驻留,为它平添了几份沧桑,易引发后人怀古之情!


土楼门匾


  因杏埔村以洪姓村民为主,故也有人称它为“洪氏土楼”。然而,它的真正名称为:半壑(左上“谷”改为“石”,电脑打不出来)楼,此名称字迹被镌刻于土楼大门正上方,字体属阴刻,与周边石色同显灰色,如果不认真看,容易被忽视。或因字音不论用汉语或闽南语念起来,皆较不通顺,所以如此称呼它的人极少。

  因其曾被作为杏光小学的校舍,所以杏埔村中一些较有知识的老人对它有着别样情怀,可以说它奠定了目前杏埔村最早一期的知识层。从而,它对于村民的教育显现出堂皇与肃然的一面,此为它的价值与作用之一!

近年来,当地百姓自发组织修缮土楼。土楼前的空地原本杂物众多,如今皆已被清理,并新建了一座1500平方米带有夜灯的篮球场。如此,算是丰富了农村文化生活,加强了农村体育设施建设。目前,当地村委会已筹集到了部分资金,将逐步让杏埔土楼焕然一新。他们计划将来,将土楼作为“杏埔村历史陈列室”,展示杏埔历史风情面貌。



十二间古厝之一


  七,十二间古厝依在

  十二间(幢)古厝,皆从唐代修建至今,部分位于土楼附近,部分位于王公宫之后,共有十二间之多,其由康熙年间当地最有名望之人三射公所建。他出生于康熙十六年(1677年),卒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在世84年。其父亲为进士出身,他以经商为主,由于资产、人口众多,所以他修建了十二幢大厝,其中部分采用了现今闽南少见的青墙砖,并在一些显眼位置贴有金膜。


青墙砖


  而今,走进其中一些古厝,其内堂大都为木制结构,两旁有幽深的走廊,部分显现出砖入石风格,保存着当年容貌。古厝里的地面有一部分为花岗岩铺就,大多门窗为木质。部分古厝分为前、中、后三进,前进最是宏伟,门廊上有雕花,中进面积最大。部分古厝前石埕平整,如是一个小型广场,其上的缝隙长出了小草,远远看过去有着一份萧条,且也能令人轻易看出曾经它们的富丽堂皇。

三射公在世时间,历经三任皇帝统治。十二间古厝的地理位置有的跨越两、三公里路程,较近的位于杏埔,远的位于附近的洪厝窟、敬长等自然村落。传说,有的是当年三射公为了看守土地而建,从而佐证其土地面积之广,家产之多。目前,十二间古厝部分已残废,但多座至今仍然保存完整。

 

  八,信仰独特包公庙

在王公宫右方不远处有着一座包公庙,虽不古朴,只有数十年光阴,然而它在闽南却是罕见。包公庙原本供奉唐代英烈战将张巡、许远,本名“尊古庙”,曾作私塾之用。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才开始改奉包公,它由爱国华侨洪天紫先生捐建。据介绍,洪天紫认为作为领导干部应当向包公学习,且发现村民中有所争斗,与自己年少时所见的淳朴有所不同,因而他“感世风渐离朴实”,于是便塑造了一尊包公像置于尊古庙中,昭示人们应当清正廉洁公平厚道。据不完全统计,此供奉包公的寺庙或为福建省内唯一一家。


包公庙

包公像


  九,非物质传承——博杯

王公宫内数百年来流传着非物质文化传承之“转杯”。同为占卜、博杯(音:就纸),但普通的博杯仪式为:将“杯”过炉后由上往下轻放,而杏埔的博杯不仅其杯显得特殊与古朴之外,在过程中且是将“杯”左右倒转,而后其姿势蕴含不同含义,目前懂得释意的村民不多。


gao 粿

 

  十,非物质遗产——gao 粿

  gao粿的做法:由梧桐叶包夹发酵后的面粉团,放入蒸笼内加热,可称它为“泉州面包”,传说其为杏埔先人发明。

杏埔洪氏且曾出现多位泉州地界各大酒店之大厨。

 

  十一,杏埔古画今现世

近年,杏埔洪氏在宗祠中发现两幅古画,原本它们存放于公妈厅神龛之旁。传说其为三射公所留。目前已残破,其上有字迹清晰可辨:“螺阳,重华……康熙,辰春年,行乐图”等。

 

  十二,民间传说多奇事

  有两匹白马,一匹位于宝莲中学附近九组的水稻田边,另一匹位于杏埔土楼。它们为神圣所化,如果可得,将如金似玉一样贵重。它们偶尔会出来逛悠及觅食。如果有人惊扰,它们会迅速离开。传说,用女姓的黑内衣在白马回头时将之头部罩住,即可得之。

  约六十年前,杏埔有一村民想要挖一口水井,其挖到深处时发现土底下有一位活生生的黑人。由于迷信,挖井者赶紧朝里面投下一杦金戒指,之后把那井埋了大半并祭拜一番。后来,它成了一口浅井,约十五前它被彻底填埋。

村中有一座红砖石头房子,地基处原有一座古塔。房子建成之后,据说有数百人看见一位穿着古代将军服饰脚踏木履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渐渐环绕房子转了一圈,之后莫名消失。村人传言,那位男子,是房主的一位伯公,在安溪清水岩做将军,此次回来是为了帮房主给新房辟邪。

 

  十三,余韵流长蕴意多

  在杏埔古民居中,曾经的白石,在无数次风雨的洗礼后,已变淡黄。淡黄,正是岁月的颜色,是繁华落幕后的色泽。杏埔土楼与十二间古厝,皆从清代修建至今,王公宫及包公庙的历史更加悠远。这些,皆是数百年前流传至今杏埔人的建筑文化与民众信仰,有着厚重的生活气息。这些是时光的沉淀,不难令人想象,在它们建筑的过程必然显得繁琐、细致与艰辛。也因如此,它们的价值与意义能够更令世人注重与思索!



发表